2006/12/26

[轉] 張藝謀新浪專訪

新浪專訪張藝謀,以下文字轉自 http://ent.sina.com.cn/m/c/bn/2006-12-25/10553207.html

新浪娛樂:《黃金甲》剛被《時代》評為今年十大影片,你對此怎麼看?

張藝謀:我離開美國的時候是21號的深夜,那天是個雙重的日子,準備了幾年的歌劇《秦始皇》上了舞台,同時《黃金甲》在北美全面首映。他們對我說,一個導演趕上兩部作品同天首映,是非常少的巧合,兩個行業啊,誰也沒跟誰商量。我是在《秦始皇》酒宴上得知這個消息,但當時現場亂哄哄的,回來後才知道。

新浪娛樂:那篇文章對你的評價非常藝術,但你下午談到《黃金甲》是部商業片,願意別人在片裡尋找文化意義嗎?

張藝謀:我們不應該分得那麼清晰,只不過現在大家都談市場票房,所以我就入鄉隨俗地說《黃金甲》是部商業片,當然它不是那麼純粹。首先《雷雨》就是部文化作品,其次任何導演拍電影,都希望作品內涵更豐富,信息量更大,所以只要不破壞影片類型,他都會放進去很多想法。

新浪娛樂:那在《黃金甲》裡你放進去什麼特別的想法?

張藝謀:首先我還是追求作品的思想性,它有點像《大紅燈籠高高掛》,同一個主題,封建文化壓迫下的一個女性悲劇,她的扭曲掙扎畸形的心路歷程,我喜歡這樣的命題。另外它的華麗甚至超奢華的包裝,都跟這思想有關係,而不是憑空賣弄,鞏俐的造型,你都能看到內心的黑暗和虛無、罪惡。

新浪娛樂:你所說的封建文化,有人認為跟這個時代的現實沒有對應。

張藝謀:電影不是那麼直接反應現實,它是在審美過程中讓觀眾去聯想去延伸。要想直接的話,應該去拍紀錄片電視專題片《焦點訪談》之類的,那最快了。

新浪娛樂:怎麼看待反倫理的人物關係?

張藝謀:我看了幾十部研究古代帝王生活的書,慢慢整理出來,所有的帝王家庭,他們在後宮發生的故事,只要是權力爭鬥,全都是血肉相殘的,很殘酷,還有亂倫現象大量存在,因為整個後宮都是血緣關係裡的,皇帝生很多兒子、女兒,甚至母子在一起都有。

新浪娛樂:原著《雷雨》是強調人性的,有影評人說放在後宮的環境裡,影片有點反人性的?

張藝謀:作品沒有反人性,那是帝王生活的寫照。我所做的是關照弱勢群體,這個和《雷雨》主題是一樣的,儘管鞏俐貴為皇后,但在封建文化裡她還是個男權壓迫下的弱勢群體,最終逃避不了命運。

新浪娛樂:具體到影片角色上,哪個給你帶來的感受更多些?

張藝謀:我認為繁漪是核心,我們曾經討論過,可以抓任何一個人去改編。很多研究雷雨的學者認為我這樣是對的,繁漪的掙扎和扭曲,體現了時代精神,她是在五四文化背景下控訴那些腐朽的東西,如果只是個家庭故事,就沒有那麼大的份量。所以我們讓她的反抗更複雜些,更視覺化,因為她是心理,不能像話劇那樣用嘴說:「我恨死你了」就明白了,但電影就變成不惜身家性命,也要把你推倒的,

新浪娛樂:你一直喜歡儀式感的東西,談談《黃金甲》裡這方面的。

張藝謀:我喜歡用鏡頭闡述張力,細節可以放大某種東西,讓它變得具體,《黃金甲》裡拍了很多特寫。《雷雨》是24時內發生的,我就很喜歡這種設計,就拿過來用,改編成48小時。為了表現緊迫感,我就想到了報時辰。另外,我們也想像《雷雨》那樣在一個日子讓它全部發生,想了很多節日,包括春節,後來就用了重陽節,因為那菊花很有渲染力,還有相關習俗,挺有意味的。我覺得「黃金甲」體現了黃巢那句詩的兩層含義,滿城的菊花和造反的軍隊。

新浪娛樂:趙小丁說過影片在攝影上用的是誇張的表現手法?

張藝謀:這是個黑色的故事,我有意用奢華去包裝。一個是在視覺上平衡,另外符合唐朝皇宮的生活。這能給電影帶來反差,不要那麼順平黑色就用暗色調來。

新浪娛樂:但也有觀眾反應視覺效果是強迫式的?

張藝謀:我比較喜歡飽滿,不愛中庸,太溫,所以想好一個方向,就做得很飽滿,是個人愛好。

新浪娛樂:你前面說《黃金甲》跟《大紅燈籠高高掛》挺像的,鞏俐在這部影片裡的氣息,也和當時差不多,你覺得她的突破在哪呢?

張藝謀:不能單說突破。她比那時候成熟多了,十多年啦,閱歷人生都在內心深處有很厚的鋪墊,已經很收放自如,在片場我不用跟她說太多,她都清楚。

新浪娛樂:鞏俐說過希望演《黃金甲》續集,有可能嗎?

張藝謀:《黃金甲》要不要續集我就不知道了,我當然知道演這個片子她不夠盡興,因為《黃金甲》基本是群戲,不像《菊豆》那些從頭演到尾,她希望演更有意思的角色,如果有合適的,我還會找她演。

新浪娛樂:除了鞏俐和發哥,其他幾個演員,都是在高潮戲發力的,有人說這也可以理解為前面的文戲鋪墊得不夠?

張藝謀:我覺得鋪墊得夠了。有些空間留給觀眾,不要講得太白,羅羅嗦嗦。比如說劉燁自殺那場戲,他很懦弱,發現王后造反後就威脅,王后不理他,他用自殺表現無路可逃的心態。懦弱的人自殺,這一刀下來就很有可能偏了,就像我們看一些人開槍自殺,「蹦」一聲,從額頭擦過去,劃一口子。

新浪娛樂:有沒有刪掉一些戲?

張藝謀:刪掉很多文戲武戲。大王和蔣氏相認那場,我們原來是學《雷雨》,佈置了一個跟以前一樣的房子,表示他懷念。後來剪掉,是跟發哥討論的結果,他認為不必要用房子,作為一個皇帝這樣有點怪。另外皇帝的老婆不能改嫁,所以當他知道她跟別人生了孩子,就算你什麼事情都不做,還是要滅你,他原來以為她已經死了。武戲也剪了很多,每場武戲都剪掉了一些,希望影片變得緊湊。

新浪娛樂:你做出這個修改是發哥的意見,經常因為演員意見做改動嗎?

張藝謀:經常討論啊,如果演員說得有道理,我就會第一時間做出修改。因為每個演員的意見都是要讓人物更豐滿。

新浪娛樂:第六代導演們對古裝大片有些負面意見,包括說沒文化的,你怎麼看?

張藝謀:我根本就不去想,有些人的話都是廢話。在國外不會對大片有憤怒的吶喊,有專門的藝術院線,大家車走車路,馬走馬路,大家都有自己的遊戲規則,不存在誰是霸權,不存在讓誰沒有活路,沒有排他性。如果那部電影連藝術院線都進不去,那一定是很差,導演應該檢討自己,不會覺得我這個不好就是因為你,上升到庸俗和高尚的精神層面去看。我們這個是體制不夠健全,現在別人看我不順眼,那些言論我覺得是很可笑的。陳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