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6

大陸之旅: 烏鎮 - 隽秀雅致的大美女

早晨, 在西塘在鎮內晃晃, 此時還沒有大量遊客湧入, 不過當地居民已開始活動, 生氣勃勃。


用過早餐, 先由西塘搭客運去嘉興(一小時路程才六塊, 揪甘心的價錢), 再轉小巴去烏鎮。烏鎮同為江南六大水鄉古鎮之一, 但名氣應當是之中最大, 榮獲幾個響亮的頭銜, 如國家5A級景區、中國十大歷史文化古鎮、歐洲遊客最喜愛中國旅遊景區、中國十佳古鎮等, 身為水鄉控朋友們(好像很少這種控), 絕對不可錯過。

烏鎮始於唐朝, 約有1300年歷史, 現主要為明清建築群, 其十字形河道將全鎮分為東栅、南栅、西栅、北栅四大區塊, 居民可輕鬆體驗東栅買駿馬, 西栅買鞍韉, 南栅買轡頭, 北栅買長鞭的快感。而烏鎮景區是包涵東柵西柵兩區, 入區是得收費的, 01年開放東柵, 06年開放西柵。

我們搭乘小巴在東柵入口下車, 先去服務處詢問能否寄放行李, 不愧是5A級國家景區, 服務挺好, 人員都很客氣, 一開始就留下深刻印象。不過, 為什麼在大陸旅遊會因「人員客氣」留下深刻印象, 也是令人納悶就是了。

東柵是典型江南枕水人家, 以河成街保存完善。經過西塘洗禮後, 這裡水鄉美景是嚇唬不了我的。


船隻在烏鎮一樣是重要載具。


小小烏鎮, 文人氣息濃厚, 共出過 64位進士、161位舉人, 中國著名文學家矛盾也誕生於此, 鎮上保有茅盾故居可參觀。東柵另外還開放藍印花布染坊、江南百床館、木雕館等一二十個景點, 忠實呈現當年江南民居生活模式, 活像個大型民俗村。公生糟坊, 是當地釀三白酒的酒坊, 酒氣十足, 提供當場試飲, 通常有「試飲」這種關鍵字都難逃我法眼(推眼鏡)。三白酒以白米、白麵、白水三白製成, 酒精濃度達55%, 濃香醇厚, 像我這種平日鮮少喝酒的, 才喝一杯就有被劫色的風險(臉紅)。


修真觀, 北宋道士張洞明創建, 內有幾尊神像, 還有超大的香, 拿這拜拜氣派得很。


在東柵逛了差不多後, 啟程前往西柵。東西柵有免費接駁車, 通常有「免費」這種關鍵字都難逃我法眼(搓痔毛)。忘了哪個該死的遊記寫非假日鮮少人潮不用預約, 直接現場挑房就行, 於是我老神在在。結果在西柵服務處詢問之下, 才知相對便宜的民宿已經全數客滿, 剩下價格很不友善的恒益堂會所, 最便宜的房型一晚也要七千台幣。在住宿上花大錢很不符合我旅行哲學, 但還能怎辦, 只能硬著頭皮, 住了。(在此叮嚀, 並沒有要分化族群, 其實, 軟頭皮的人要住也是沒問題的) 果然, 羊毛出在羊身上, 才從服務處一訂好房, 會所馬上派人專車接送, 一下車小弟就幫忙拖拿行李並帶領我們前往會所。


走了一會兒, 見到恒益堂會所大門, 低調到根本感覺不出是世界小型豪華旅館組織的成員, 比陳水扁去瑞士開戶還低調。


入內後別有洞天, 大量傳統木製家居布置, 呈現江南古鎮風情, 又有現代化服務設施, 優秀的傳統摩登融合表現。「今天, 我就是大爺!!」於是在床上滾來滾去滾到撈本才肯罷休。


滾累了, 決定出門走走。西柵要另外門票, 加上住宿費用較高, 所以一般旅行團幾乎都會在傍晚左右離開, 比起東柵是清幽許多。


東西柵感覺相當不同, 如果說東柵像是民俗文化村, 西柵則像是高級渡假村, 建築有著傳統外觀卻有摩登內裝, 鎮內有多個商務會館、bar、SPA館等現代化休憩場所。


烏鎮有名的定勝糕, 據說是為打仗得勝返鄉的戰士特製的, 像我這個沒有打仗得勝但一樣有返鄉的戰士, 當然也得買來嚐嚐。


烏鎮郵政歷史悠久, 設有固定驛站以水驛為主, 船運官方文書, 而位於河畔的老郵局對面正是個碼頭。


傍晚夕陽西照, 是烏鎮我心中排名第一最美時刻, 雄踞排行榜長達15分鐘。


然後馬上又被這一刻擠下冠軍寶座(前一刻哭哭)。


入夜後, 在鎮內走走, 找個餐廳吃飯。


夜景也美, 但跟西塘感覺很不同, 烏鎮明顯感受整體規劃, 像是嚴謹設計師作圖, 超出個0.1公分都是世界末日。


鎮內有個碼頭, 提供遊船服務。


大方的Anita直接包船邀請我們同遊, 雖然已被她招待過數百回, 但仍然感謝她讓我有這特別回憶。岸上是種風景, 河道上又是另種。


夜晚也有這種船夫載著花燈遊船, 點綴河道更添色彩。


這天, 正好月圓, 一切隽秀雅致, 簡直就是水鄉界的林志玲。


之後, 又在鎮內晃了一會兒, 回會所途中買了個新鮮玩意兒, 在台灣沒吃過, 蓮蓬頭!!! 蓮蓬!!!


看著房裡的床, 像是花了大錢包養卻沒時間陪伴的小姑娘, 產生複雜情緒, 一方面覺得可惜內疚, 一方面又要表現男子氣概。

「今天, 我就是大爺!!」於是在床上滾來滾去滾到撈本才肯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