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3

第一次脫光被搭訕就上手

是這樣的, 近雪梨市區不遠有個叫 lady bay 的裸體海灘, 臼井儀人風景怡人, 經過數次, 早就蠢蠢欲動。南半球的12月炎炎夏日, 簡直就是裸泳絕佳時刻, 於是決定選在聖誕節, 獻出人生第一次(羞)。

一如往常先去百去不膩的 watsons bay野餐, 聖誕節, 此處熱鬧許多, watsons bay 依然迷人, 優雅恬靜, 像是與戀人相處一般, 要我陪她整天也沒問題。不過, 這次還有重要的任務, 於是吃飽喝足小歇片刻, 興高采烈的前往 lady bay。走上小徑, 一處不甚顯眼的樓梯直通 lady bay 海灘, 一個個光溜溜的人們攤在岸邊。大家都如此, 穿著衣服害我覺得害臊, 被大家用異樣眼光看著, 彷彿我才是全場唯一全裸似的, 於是我羞著臉找塊空地趕緊把衣服脫了(奇怪的感覺但真是如此)。

先在岩石上曬了一會兒, 腦海中不時浮現 discovery 海豹系列, 真想找個魚來叼, 或是從前阿婆製作風乾香腸的溫馨畫面, 如此既知性又感性的複雜情緒, 讓梁朝偉也忍不住稱我一聲影帝。表皮略帶微焦, 在焦香及油脂味溢出前決定下水, 陽光雖強但海水是冷的, 雖然小時理化課都在打混, 但至少沒忘熱脹冷縮的基礎原理, 經實驗證明, 真的很縮。

我一步步往水裡越走越深, 原來沒束縛的擁抱大海有如神仙妙境, 三萬六千個毛孔, 像吃了人參果, 無一不舒暢。就當我在享受戲水之樂同時, 一個身上多個刺青, 年約40的金髮龐克男子緩緩向我靠來。"今天天氣不錯吧" 他這樣開頭(救命阿, 這年頭還有這麼老梗的搭訕法)。來回幾句後,原來是個瑞士男來著, 有個少見的名字, 十分難記, 所以我也豪不客氣的在三秒後瞬間忘記。他來過台北, 我去過瑞士, 我們從這裡開始聊起。我們在水中跟海草一樣飄上飄下, 心想, 海草們彼此聊天大概也是這種感覺吧(小叮嚀 : 男士們裸泳請嚴防螃蟹從身旁經過.....)。嚴格來說, 我也不算什麼泳, 反像是換個地方泡澡聊天的感覺, 泡軟了就上岸曬, 曬熱了就下水泡。

最後一起回到岸上, 繼續閒聊。瑞士男說他獨自騎重機來的, 可載我一程(這傢伙果然是狠角色, 常用這招來把妹把弟)。但一想到坐在重機後座, 要跟他前胸貼後背, 雙手摟著腰, 畫面實在很矮鵝, 只好婉拒。起初不知如何恰當回答, 擔心傷了對方的心, 萬一未來他選上了瑞士總統, 對台灣進行經濟制裁報復, 我豈不成為歷史罪人, 不行不行。也擔心上了賊船後, 途中他拿出瑞士刀狹持我上汽車旅館, 逼我脫光跳入瑞士巧克力鍋, 我不喜歡吃太甜, 不行不行。後來只好說我對重機過敏這個聽起來還有七分道理的理由。被我發好人卡後, 他戴上耳機, 抽起悶煙, 顯然, 是有點低落。但欲發好人卡就是要心狠, 總不能後來再僵硬的笑說 : "哈哈哈, 開玩笑的啦, 很沒有幽默感耶。" (手還要拍一下對方) 這樣恐將上演瑞士猛男徒手折斷台灣香腸的人間悲劇。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於是, 我們穿起衣服分道揚鑣。這不是好萊塢, 所以不會發生走了一會兒又馬上回頭直奔對方還狂抱猛親的情節, 走了就是走了。途中他恰巧(!!??)騎了重機經過我, 賞我兩聲喇叭(好險不是瑞士刀), 全罩安全帽遮住他淚流滿面的臉孔。瑞士男, 我們有緣再相見(手帕拭淚)。

第一次..............脫光被搭訕就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