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05

大陸之旅: 上海世博 - 辛勞整天為了就是中國館

首先感謝網友 noway 在我出發前提供大量世博資訊, 雖然之前有過愛知世博的經驗, 但聽完分析後仍發覺上海世博會是場苦戰, 有極大的可能, 比白鬍子力戰海軍本部還艱苦(深吸氣)。

起床, 帶著興奮愉悅心情展開世博之旅, 第一天就計畫把難搞的中國館解決(此時還不知難搞的館一堆)。到了現場, 已經是人滿為患(沒用錯成語)。


想進入中國館有兩個方式, 其一是早起, 力拼整個園區前不知道幾名入場, 就可以直接拿到。各入口人數雖不同, 但早上九點開放入場, 在九點十分之內就能被秒殺。也代表如果沒有早起拼到一個入口的前特定人數, 那就乾脆在家看世博廣告比較實在。七月逛世博其實不是恰當時機, 我也是被好幾把刀架在脖子上才選在此時參觀。不僅天氣炎熱, 人還爆多, 比驢子還耐苦視排隊為糞土的鐵漢學生們在這段期間全部傾巢而出。簡單說, 要順利拿到大陸館入場卷, 早上六點抵達園區是比較保險的時間。可是六點排隊九點才開放入場, 這段時間要幹麼? 對, 沒錯, 就是乾等。

當時我心想「瘋子才六點來排隊」, 所以打算用第二種方式:蓋章。世博各館在逛完出口處, 幾乎都有蓋章, 留作紀念。而在城市最佳實驗區(E片區)蓋特定的 15 個章, 即可直接換成中國館的入場券, 免去早起之苦。當時自以為神機妙算連孔明都給我一個讚, 後來才發覺擺脫不了天生註定是笨蛋的命運。原本預計早起、晚起、早起、晚起的交互策略, 可減少一些勞苦。後來變成早起、更早起、更更早起、更更更早起。一兩點才睡, 五點就得起床趕著六點園區入口集合。如果當年唸書有這麼認真, 現在應該拿到八個諾貝爾了。也因如此, 後來連續幾天都含淚拿到中國館入場卷。
那我........第一天蓋 15 個章是蓋辛酸的阿 !!!!

說到蓋章還不是想蓋就蓋, 得先拿到城市名片冊 (中國館每日限量 1000, 沙特館 60), 德國館vip 每日限量 20。為了拿到城市名片冊, 一入園就跑, 因為大家都跑, 如果不跑早起排隊就失去意義, 結果跑得我老淚縱橫, 不過就是看個展, 這是何苦阿。即使作足功課把路線都調查好, 跑到領取處還是已經有幾百人在前, 好險順利拿到名片冊, 否則同樣苦難明天還要再來一次。想想那些拿到德國館vip的人, 是每日四五十萬入園人數中的前二十名, 可謂精英中的精英, 奧運賽跑項目從這之中挑出選手也不為過。

因為蓋章, 花上半天在逛城市最佳實驗區, 雖說此區總體而言展示內容不如國家館, 但許多展場佈置還是能滿足某些特殊偏好的朋友。

例如, 香港案例館, 以智能生活為主題, 成為漫步在大螢幕中愛好者的首選。


倫敦案例館, 以零耗能生態為主題, 成為竹筷插假人愛好者的首選。


館旁的零碳特色酒吧, 成為連盤子一起吃愛好者的首選。


深圳案例館, 成為往上堆畫框愛好者的首選。


寧波案例館, 成為把魚缸排成牆愛好者的首選。


中午, 我們在馬德里館吃了點東西, 這間西班牙餐廳把簡單食物擺設得用心。之後再收集到巴塞羅那館與畢爾巴鄂館的章, 就能直接入西班牙館(有種打電動解謎的感覺)。


麥加案例館, 這翻拍的, 因為太猛了, 實景照片跟動畫一樣


到了下午, 蓋滿十五個章換到中國館入場卷的一刻瞬間飆淚(事後知道每天都得早起, 其實根本不用忙蓋章再度飆淚)


園區超大, 沒搭車恐怕會跟富士康一樣鬧出人命。搭車前往歐洲國家館區(C片區)途中, 經過一直在這邊繞來繞去但沒時間進去很沒有緣份的萬科館。


歐洲國家館區各館平均水準應是最高, 好幾個重量級的館在此區, 隨便一個阿不拉館要排個半小時以上也是很平常的。首先挑了捷克館觀賞, 因為傑克聽起來就很阿不拉, 連羅絲都還沒救到自己就先死了。館內有許多奇特的裝置, 例如這個在天花板的鬼東西。


丹麥館(為什麼新注音會選出擔脈管這種鬼字)由環形坡道組成, 可由頂端騎單車下來, 北歐人就是愛搞悠閒這招。館內這尊美人魚像大有來頭, 是正宗丹麥國寶, 1913 至今第一次離開國土。當然, 她也挺爽的, 第一次出國就逛世博。


中國館在聽起來很A的A片區, 高49公尺(約十幾層樓高), 現場看有非常驚人的氣勢, 壯觀, 宏偉, 三年保固。


雖說拿到入場卷, 入場還是一樣得排隊(沒入場卷的則是連想排都不給排), 從排隊到進入展區, 又是一小時(狂嚕隔壁大陸人的頭)。巨大的中國館以不同樓層分不同展區, 這區擺設一些家具用品, 展示不同年代的上海室內風貌。嗯, 如果你把這些人都擠開的話, 就可看到家具...


清明上河圖3D動畫(我常會想成親筆簽名上河圖), 長128公尺, 寬6.5公尺, 中國什麼沒有, 比尺寸是不會輸人。


動畫會轉換日夜場景, 共有一千一百多個不同人物, 十分強大。


途中經過不知道希望在哪裡的希望大地


接著展間有許多不斷變色的光棒


之後來到一處等候區, 須換搭乘軌道列車導覽, 館大到可以在室內坐列車, 真是地不用錢。


坐車看展覽當然很酷炫, 但有時看清楚...


有時看模糊。


最後出口處有座大型蓮花池, 環形流水會排出字


走出出口回頭一看, 中國館依舊壯觀, 宏偉, 三年保固。


前方見到一條馬路分成兩個區塊, 中國館、香港館、澳門館在同一邊, 台灣館在另一邊, 活像海峽兩岸, 害我緊張搜尋馬路旁是否有疑似飛彈的裝置。夜晚的台灣館格外美麗, 不虧是日本媒體票選第一名展館(翹腳)。



第一天就受到大陸人潮的震撼教育, 拖著鋼鐵人的腿回家並與同行戰友們討論隔天是要早起還是要很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