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4

2011 雪梨跨年之謎樣魅力

因時差的關係, 雪梨是全球第一個被受矚目的跨年場地 (真正第一個進入隔年的是紐西蘭的奧克蘭). 比起其他城市, 雪梨不只是在單一建築上放煙火, 而是以雪梨歌劇院為中心方圓六公里的煙火秀, 規模之大被譽為世界跨年首都, 每年有超過百萬遊客在這時來到雪梨迎接新年(應該沒人發現我這段是抄去年的才對)

第三年在雪梨跨年, 幾天之前看到網路上有台灣人組跨年團,已經有百人參加, 這不打緊, 重點是他們早上(沒打錯)五點集合!!

這才是正港台灣魂 !!!

想說, 去年友人早上七點佔的位置都還不甚理想, 今年也青春洋溢拼他個一次吧(但其實也只是中拼啦). 於是, 早上四點多起床, 五點出門, 跟了幾位熱血的朋友直接殺去排隊入植物園等倒數. 一路上陸續遇到可敬的對手往同方向行進, 一樣是這麼吃飽太閒七早八早出發, 當下真想拿麥克筆在他們臉上寫下個讚.

到了植物園, 果然隊伍比前兩年都短上許多, 大概只有一千人吧

哼哼哈哈聊天打屁, 好不容易快到安檢, 發生個慘案, 得知開過的飲料是無法帶入園, 讓我覺得千里迢迢提兩公升的水過來(還捨不得喝)結果把水倒光跟蠢蛋一樣.

入園後一路往內奔, 見到一處恰似你的溫柔不錯, 便佔地為王. 位置不是頂級, 卻也算高級, 走個五公尺, 就有這樣的 view (儘管這五公尺大概就是早上三點出門跟五點出門的差別)



於是, 開始我們漫長十幾個鐘頭的等待...


雪梨的跨年, 就像是去海邊野餐一樣, 烤肉與啤酒是不可少, 比基尼與肌(肥)(贅)肉男也不少


跟北半球跨年的氛圍是差挺多


吃喝閒聊外, 璿教了我們玩三國殺, 很有趣, 是個紙牌遊戲來著, 用三國人物為基礎發展. 四種角色:主公、反賊、忠臣、內奸各有其任務獲得勝利的條件, 其中或許是內奸最難吧(梁朝偉表示...)


大戰幾回三國殺後, 轉眼也慢慢天黑(一直覺得這句很怪, 轉眼怎會配慢慢)

九點時有個煙火, 雖說是應付一下家庭, 為了讓小朋友可以早點回家休息的煙火, 卻也有將近十分鐘, 算是誠意十足. 到了將近午夜, 人更是越來越多. 我聽說"歪果人都是很nice的"(鄉民, 民99), 絕對不會推擠或裝死擠進好位置的情況發生

屁!!!!!!!!!!!!!!

鄉民的話要是能信, 我現在應該已經拿八個諾貝爾了才對

"道理"這檔事是說給已經進化的摩登人聽的, 對於這種才剛剛已知用火, 具有審美觀的原人並不需要浪費精力. 唯一需要檢討的部份是我低估原人數目, 應當多準備一些香蕉引開牠們才對, 失策!! 就在懊惱同時, 聽見眾人齊喊 Five, Four, Three, Two, One, Happy New Year !!!!!!! 趕緊把相機拿出來, 並啟動國家地理雜誌攝影記者模式. 平常就有老人手抖症的我, 在這種大日子當然也得好好表現一下, 硬是狠狠抖他個兩岸猿聲啼不住. 精選兩張最不抖的照片讓大家聞香, 這樣的照片, 其實.......還......挺.......穩的阿(漸小聲)




看12分鐘煙火影片(當然不是我拍的), 最後高潮就是亂炸一通, 簡直比許純美還正點


每年都累得跟狗一樣, 每年都說再也不來了, 但隔年卻又會乖乖自作虐的來報到, 或許, 雪梨跨年是有種謎樣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