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3

大陸之旅: 想不出好標題之宏村西遞與屯溪

在宏村內渡過激情一夜後,隔日一早,又來到月沼瞧瞧。



月沼是宏村居民的生活重心,洗衣洗菜樣樣來。村民至今仍如此生活,很有感覺,不像有些古城是找些人來演,那多彆扭阿,像政客說人民是頭家一樣彆扭。 接著在村中隨意逛逛,日常器具掛在牆上活像是件藝術品。 多戶人家喜歡在廳堂大桌擺著鐘,左右擺著花瓶與鏡子,象徵「終生平靜」。 中午,退了房,乘著車到了離宏村約40分鐘車程的西遞(非小S)。西遞家族以胡氏為主,人才輩出,當官經商的都有,村前刻著「荊藩首相」的功德牌樓,為明嘉靖年間皇帝賞賜荊州刺史胡文光所建,也是黟縣為數不多未經文革破壞還遺留下的牌樓。 西遞保存兩百餘棟完好的明清古民居,建築風格與宏村相似,少了宏村的綿延水道,但規模更大。
追慕堂,為追慕祖先勿忘本。
徽人認為,水是財,所以大廳多有天井設計,地板刻意凹陷用以接水,雨水沿著屋面四周內側都流入天井,稱「四水歸堂」。
相較於宏村,西遞有著更濃厚的書香氣息,算是當時的誠品就對了。


書法精美且寓意深遠,主人常刻意寫錯字,使得觀賞楹聯成為西遞一種趣味。如「快樂每從辛苦得,便宜多自喫虧來」,「辛」字多一橫,「多」字少一點卻加在「虧」字上,寓意多辛苦便多快樂,多點小虧反是福。「孝悌傳家根本,詩書經世文章」,「章」字下半部「早」字往上延伸,寓意讀書能夠早日出頭。而履福堂中一著名對聯「讀書好營商好效好便好,創業難守成難知難不難」,「難」字底部寫成「小」,寓意當懂得創業守成大難後,也就變成小難而不覺困難。
 
傍晚,離開西遞動身前往屯溪。因剛好錯過一班車,得等上許久,於是與另兩名遊客拼車合包一台小客車前往。就這麼巧,途中,爆胎了,而且,連爆兩胎。 面對這樣的窘境連在旁的強力王也看不下去。 所幸車子罹難處附近就有公車站,讓我們直達屯溪。屯溪有條老街,全長1.5公里 (是阿,大陸單位都很猛),徽式建築的老街雖有百年歷史,但才從八九百年的宏村西遞回來,不覺得老街「老」,反而有種「新」的感覺。 街上老店林立,有特色小吃,有筆墨紙硯,有傳統藝品,是個好逛的地方

 這沒用魚眼鏡頭,它本來就長這樣。 店面門楣佈滿徽式建築著名的木雕,若沒買東西,光看這些精雕細刻也不錯。 入夜的老街更加熱鬧。 我們選在「美食人家」用餐,這裡販賣各種麵食風味小菜,物美價實,推薦。 飯後,撐著肚皮回旅社看CCTV一二三四五六七。
CCTV有七? 都播著一樣的新聞內容,管它三七二十一,四九三十六我也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