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3

大陸之旅: 下黃山。入宏村。

看過氣象預報, 知道今天天氣不好能見到日出機率不大, 但仍不放棄一絲希望, 看能不能誠意感動天。然而, 何時起床也是一門藝術, 晚起錯過日出, 懊惱, 早起但沒看到日出, 也懊惱, 內心是有些糾葛。最終決定選擇早起, 嗯, 又是要命的四點多。天天都這麼早起, 我應可多活個十年。從賓館到觀日的光明頂還有一段路, 出門時天色仍是全黑, 必須帶著手電筒, 在惡靈古堡打殭屍大概就這種感覺。以為自己算早出門, 沿途還沾沾自喜的給自己一個讚, 到了山頂已有許多閒雜人等佔好位置並對我擺出一張「這麼晚起還想看日出」的臉。儘管出門前已認真研讀「第一次看日出就上手」「如何在四十歲前看到人生第一個日出」。但, 天色逐漸轉亮, 伴隨了一種莫名不安。 果然, 此時起了大霧, 再次驗證我正沖日出的命格。每次安排觀賞日出的旅遊, 我總是無緣見到, 以後有人要是去阿里山但不想看到日出, 記得找我去阿(自暴自棄中)。


回程景色幽美, 樹林雲霧繚繞, 些許彌補我受創的脆弱心靈。


回到賓館取了行李, 便動身下山。經過鰲魚峰, 上蓮花亭前有個百步雲梯, 是一段兩百多個陡峭階梯, 最陡一段甚至得手腳並用才好前進。此時, 一位身材豐腴的女士乘著轎子,面帶笑容的超前......我捏爆手中的橘子仰天長嘯(恰恰~)


蓮花亭位於蓮花峰底部, 再上行峰頂還需1.5公里。上山路窄, 折騰一番, 總算到了峰頂。蓮花峰為黃山第一高峰, 標高1864公尺, 在此, 黃山美景盡收眼底。當然, 像我這麼不藏私, 樂於分享的人, 也要把這眼前美景分享給大家。除了畫面稍稍偏白, 這實在是無可挑剔的美景。


步行兩公里下蓮花峰後, 遠方傳來喧嘩聲, 一處平台聚集了滿滿的人。此處為黃山標誌迎客松的所在位置, 人們瘋狂與其照相, 可算是松樹界的女神卡卡。患有人群恐懼症的我, 則是加速通過。走了一段來到天都峰山腳, 天都峰為黃山第三高峰, 地勢陡險氣勢磅礴, 照片可見垂直一線的階梯直通頂端。但蓮花峰與天都峰輪流封閉養山三到五年, 此時剛好輪到天都峰養山, 無法成行。所謂「不上天都峰,白跑一場空」, 阿阿阿阿, 我不想白跑一場空阿(抱頭)。


再往下走經過一兩壁夾成的狹長石巷, 寬處兩米, 窄處半米, 只能容一人通過, 稱「一線天」(之前的鰲魚峰也有個「新一線天」)。


沿路遇上一些挑夫挑著物資上山, 這也能解釋山上消費不便宜的原因。他們背的重量是我行李好幾倍, 我這麼一小包就已經走到腿要斷掉了, 看來, 我這輩子是沒當挑夫的命(遠目)。


這趟黃山是我這輩子走最多階梯的兩天, 空前, 並希望絕後。從迎客松到山下慈光閣幾乎是下坡階梯, 長達7.5公里。一鼓作氣走了兩小時, 當見到山下的慈光閣好想衝上去給他個擁抱加舌吻。慈光閣是前山的上山處, 也可在此搭乘纜車上山, 一顆大石上面寫著世界地質公園。因沒上天都峰, 所以比預期提前下山, 離開黃山回湯口旅館用餐休息, 淚流滿面的吃著米飯(是米飯耶)。之後, 搭車前往下個目的地:宏村。


宏村位於安徽省黟縣,從黃山山腳下湯口過去車程不用一小時, 如果已規劃旅遊黃山, 也可順便安排此景點。宏村是個有大量明清建築的古村落, 保有完善的水道系統, 是徽州民居的典型代表。整個宏村平面圖像是個牛形, 雷崗山為牛頭, 民居建築為牛身,四座古橋為牛腳, 而進入宏村就會見到喻為牛肚的南湖。




這晚住在民宿「居善堂」, 在村口打了電話, 民宿派人帶領我們入村。


宏村巷多, 領路人又很會鑽小巷, 左彎右拐, 是懷疑被跟蹤想甩掉我們是吧!!(黏緊)


居善堂建於清咸豐十年(1860年), 是村內保存最完整的一幢清末官宦民居。夫妻主人於1994年將老屋改造以招待客人, 因待人和善傳出口碑, 被旅客大力推薦為宏村最佳住宿地點之一。我們住在東廂房, 古時東廂房是給主人兒子住的, 自然也不會太差。房間不大, 遍布濃厚歷史韻味的雕花及擺飾。躺在木雕古床上, 幻想自己在清朝剃頭留辮順便抽個鴉片的模樣。休息片刻後出門晃晃。


徽式建築的外部色彩主要是黑白灰三色, 典雅大方。大門均有門樓設計, 門上突出的門罩用以防止雨水直接濺到門上。古時所謂門當戶對, 看門便可得知家中財富狀況, 門還不能隨意製作, 作到怎樣的官, 才能有怎樣的門, 規定嚴謹。一般農家的門樓設計簡單, 而像這個講究的石雕裝潢, 便是體現富家主人地位的表徵。


被喻為牛腸的水道, 蜿蜒穿梭在整個村莊, 提供消防、民生及調節溫度功能。居民仍保有傳統生活習慣, 大量利用水道。何時飲用、洗滌都有固定時段, 以保持水道上下游一定的清潔度。


被喻為牛胃的月沼, 是個半月形池塘, 為居民生活重心, 建於明永樂年間, 有六百年歷史。宏村先人考察地勢研究水向, 將村莊水道引入中心匯聚成塘, 便於居民取用。月沼塘面水平如鏡, 倒影成雙, 常視為宏村的代表景象。這裡也是<臥虎藏龍>中的場景, 運氣好的話還可撞見李慕白洗衣服玉嬌龍在旁用iPhone玩憤怒鳥。


傍晚, 用餐時刻, 居民習慣在外面用餐, 個人端著自己的碗, 坐在屋外, 一眼望去整排人在門口吃飯看著旅客來往, 像我這種臉皮薄的還怪不好意思(羞)。


晚上, 有個小型夜市, 街道旁擺出幾個攤子賣些藝品。隨意逛逛, 沒引起我太多興趣, 多是那種大量批發在每個古鎮都可見到的玩意兒。倒是夜晚的月沼, 挺有感覺。


最後, 回到居善堂, 繼續扮演主人的兒子, 剃頭留辮順便抽個鴉片, 厚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