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4

澳洲國慶煙火之發人省思篇

1/26 這天, 是澳洲國慶日, 在 darling harbour 那兒擠滿了人


水上架起舞台, 表演活動直到煙火釋放前


重頭戲當然就是後來的煙火囉


人們喜歡看煙火我想不是沒原因的


好像在天空作畫一樣


然而, 看到美麗煙火的同時, 卻讓我勾起一些哀愁


澳洲國慶日是 1788 年英國皇家海軍將重刑犯被送抵雪梨灣的日子, 同時, 也是澳洲原住民苦難的開始, 他們稱這天為「入侵日」, 是原住民心中永恆傷痛. 英國白人當年以先進武器屠殺、隔離原住民, 宣佈澳洲為殖民區, 白人後裔在這天開心慶祝

並在1869年至1969年長達一百年間, 實行"同化政策", 將 10萬個原住民小孩強制送入白人家庭中撫養, 當時, 不乏許多白人家庭歧視原住民小孩, 以虐打方式, 當奴隸使喚, 迫使他們忘記其語言和文化, 學習白人的生活方式和語言, 後來被稱為失落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

近年, 澳洲謙卑許多, 更為尊重多元文化及少數族群, 處理這方面事情相當小心謹慎, 只要任何事情牽扯到種族歧視, 將會是個十分嚴肅的問題, 每一種文化, 每一種語言, 哪怕是少數, 也該被尊重, 把所有人, 標準化為同一種人, 只是種文化霸權的表現

回想台灣, 我們漢人也一樣如此對待原住民, 強佔土地後, 要他們姓漢姓學漢語, 但歷史卻刻意忽略這段, 這很容易理解, 因為歷史是多數人(漢人)寫的

當今政府積極推動英語化(其實我一直搞不懂英語化跟國際化有什麼關聯, 如果美國講西班牙語, 我們會全國學西班牙語嗎? 所有的美國影集, 好萊塢電影全部講西班牙話, 如此我們還會學英語嗎? 還是, 說穿了只是因為美國講英語, 我們就得學英語?)

學習西方國家長處從來就不是件壞事, 但絕對不是全然接受, 甚至連自己最根本的文化都不要了, 我們英明政府近來大力推行高等教育英語授課, 貼心的認為英語授課可以讓更多國際學生聽得懂, 吸引更多人來台(據說這樣國際化的"指數"會提高)

這實在荒謬可笑, 我們去美國得學英語, 我們去德國得學德語, 我們去法國得學法語, 就只有我們如此貼心, 人家來唸台灣唸書, 而是我們要講英語. 人人講洋文兒, 人人取洋名兒, 滿口洋腔洋調同時卻不斷聲稱自己多愛台灣, 令人覺得噁心. 哪一天, 台灣宣佈官方語言變為英語, 我也不意外(也許還一堆人雙手贊成)

有人會講香港、新加坡都可以官方語言變為英語, 我們為什麼不行? 差別是, 在大陸經過文革破壞後, 台灣可說是全世界保存中華文化最精粹的地方, 不論是故宮文物或繁體中文皆為珍貴的文化資產, 我們不保存, 誰保存? 有天如同埃及人不會寫埃及文, 不很可悲?

如果政府能用崇洋媚外的同等心力, 去保護原本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族群, 讓台灣人更了解原住民文化, 我們應當更加謙卑


澳洲這樣背景的國慶日, 在開心之餘, 對我而言情緒其實複雜許多.....